五水合硫酸铜

please bury me in summer

葱开开:

有单方面性转注意!雷者勿入

轰真的特别适合当男朋友吧,女票姨妈痛的时候还可以帮忙暖肚子,不会说多喝热水(。)苏力爆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悖悖论:

致富idea:把甘道夫画到套套上,YOU SHALL NOT PASS!

福禄寿喜吉祥茶:

想这两人能一起生活,能一起吃冰淇淋,能一起走过长长的日子。


ps:最后戴安娜能听见史蒂夫最后的话真是太好了TwT

【Stevewonder】当正义联盟观看《神奇女侠》时他们在想什么。(1-5)

置书怀袖中:

free talk:含有Star Trek的一些笑话。隐晦的Superbat。


内含剧透。


同背景(只有Stevewonder),可以看作前文




1


“我觉得这时候应该......”超人信誓旦旦地说,红披风在沙发里裹地乱七八糟“他应该被传送了。”


史蒂夫:“到哪儿?”


“去企业号。”巴里·艾伦接过话茬,“‘送我上去(beam me up)!斯科特。’进入曲速(wrap speed),宇宙飞行。上尉,我想我应该可以这么叫你,史蒂夫。或者你更喜欢詹姆斯·T·柯克。”


“该死的。”史蒂夫皱着眉,“谁他妈是柯克?”


闪电侠掉过头,嘴角粘着冰激凌残渣,眼神传向亚马逊人。“他真的没有看过星际迷航吗?”


“当然。”戴安娜平静地说,“他来自上世纪。”


那有些伤痛的眼神刺到了巴里的心,他举起双手,“好吧,公主。”他努着嘴,“我保证不再开这种玩笑。”


“我保证我男朋友的工作伙伴里不会有一个齐刘海。”戴安娜说。




2


绿灯和闪电窃窃私语。“你惹她生气了。”巴里回答:“我想是的,下一秒我就会被那绳子捆起来掀出天花板。”


布鲁斯正观看到关键时刻。“闭嘴。”他嘶哑着嗓子说,闪电侠下意识地往沙发缝里一缩。


(飞行员在空中开枪,爆炸和气流卷走他的余骸。年轻的天堂岛公主在地面上发出绝望的嘶吼。)


“你看着他死在那里。”蝙蝠侠问。


“如你所想。”戴安娜动容地笑了笑,“我亲证了他的死亡。”


布鲁斯:“听上去不是什么好故事。”


“也许不会是你想要的那种。”戴安娜取过爆米花,“你给了我照片,将他带回我身边,我告诉你我的经历。”


布鲁斯没有说话。屏幕上的戴安娜迎着夕阳眺望,比任何时刻看上去都像一个人类。


见鬼了。克拉克想,打开了X视线。


史蒂夫·特雷弗真的是个死人。而我和死人一起看电影。他嘟囔着咬掉了冰激凌。




3


“为什么我们要从电影的最后看起?”巴里问。


(钢骨插话:上一次蝙蝠侠独自观看的时候正好卡在这里,当你们走进放映厅,它就自动播放了。)


“完全赞同。”绿灯说,“糟透了,我讨厌看见飞行员们死掉。你们都知道我过去的职业,对吧?我希望同行们都好好活着。”


“愿望总是不能成真。”史蒂夫紧紧地靠着戴安娜,把脑袋藏进她的颈窝里,“真希望我们能有更多时间。”


“已经有了。”超人盖棺定论,“你是个从地底下钻出来的活人,也许你能在这里停留好几百年。祝福你和戴安娜。”


“谢了。”史蒂夫眨眨眼,费力地把胳膊从紧挨着他的超人的披风里扯出来。面对这样的大块头他实在不太适应。


克拉克试探地问,“你在死亡世界的时候,也许还见过别人。”


“比如?”


“比如乔纳森·肯特。”


蝙蝠侠难得地附和:“或者玛莎·韦恩。”




天杀的,史蒂夫想,这些都是谁,也许我过早的离开了这世界,错过了这些年轻人崇拜的已逝偶像。“你们应该知道我是1910s死的。”他抱歉地说,“对后来的死者我不太熟悉。”


他接着问:“这是你们的偶像吗?”


布鲁斯垂下眼。“她确实是的。”


戴安娜狠狠地给了史蒂夫一手肘,他死忍住了痛声。“天使......”史蒂夫凑到她的耳后,甜蜜地说,“真高兴你还是如此有活力。”


“布鲁斯。”巴里问,“现在我们可以从头看起了吗?”




4


(戴安娜纵身一跃。那罹难的飞机全身插在海蓝色当中,史蒂夫奋力地挣扎着。)


“他又失事了一回。”绿灯惋惜地说,一边从闪电侠手里抢过华夫饼。“真为他难过。”


“安心,伙计,这回我们的公主挽救了他。”


——史蒂夫不满地强调,“我的公主。”


克拉克紧盯着大屏幕,那大海中孤寂的岛屿完全吸住了他的目光。一个从未被人类涉足过的仙境,他忽然想到孤独堡垒。


“天堂岛真美,动人的蓝色。”超人喟叹,“戴安娜,你的家乡是个好地方。”


蝙蝠侠看了他一眼。“那里不是天堂岛,当影视工作者想去戴安娜的真正家乡取景的时候,她的母亲拒绝了。那里只是意大利的一个海岛。”


“你听上去很清楚。”克拉克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把饮料递给他。“打算去那儿旅游?”


为什么这个氪星人总是能在公共场合显得和自己毫无关系,布鲁斯深刻地沉思着。氪星人继续问:“和谁一块,阿尔弗雷德,还是罗宾。”


布鲁斯凝视着他。你明知道,他在心底嘀咕。




5


(史蒂夫和戴安娜躺在摇摇晃晃的小船上,迎面吹来满是腥气的海风。)


闪电侠难以置信。“你给我们的公主讲性别笑话。”


“是我的公主。”史蒂夫再次强调,“而且她那时候没听懂,你明白的,她对两性的暧昧一无所知。”


他们所有人紧紧地挤在长沙发里,史蒂夫轻轻地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要吃冰激凌吗?他用蓝眼睛无声地问,我有朗姆酒味的。


(转眼间,戴安娜已在宏大的背景乐里登上战壕。子弹在她的手腕上擦出剧烈的火星。)


“我要哭了。”巴里发誓,“史蒂夫,你是奇怪的人。你没有超能力,只是血肉之躯,但你却愿意和她一起完成不可能的事。”


男人不以为然地动了动膝盖。“这正是她挡在我前面的原因。”好像这只是很轻松的故事。


绿灯用戒指在空中画了一个纤细的爱心。他转过头,和巴里击掌。“看来我们都中了‘戴安娜和史蒂夫’这种甜蜜的毒药。”


(他轻轻地拥着戴安娜,在雪夜里摇动自己的身体,如诉诸一首缠绵的爱情长诗。)


“爱情。”超人说,“也许我发现了戴安娜不同的一面。这是真爱。”


布鲁斯:“场景有点眼熟。”


史蒂夫和克拉克同时复杂地看着他。




-TBC.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悖悖论:

你们谁也没能看出来

这其实是尼采最孤独的告白